一個同志大學生的告白:台灣其實很開放

Photo by my BFF Jimmy chao

首先我要說,我很不喜歡把「同志」這個話題講的很嚴肅,畢竟Gay這個字的意思就有開心的意義。常常看到許多關於同志的文章都是在講歧視,不然就是講很嚴重的家庭失和等,我自己很幸運家人都還算默默支持,加上我從小就是個無敵樂觀的人,不管遇到甚麼事情都會往好的方面想,很少會自己困在死胡同,所以這篇走的就是個青春開心的感覺。

我國中就發現自己喜歡男生,但我從小就很叛逆,所以也不會被社會異性戀的主流價值綁住,反正我就是同志阿,於是開始對朋友出櫃。國中其實算是有被輕微的言語霸凌 (可能因為念私校,所以學生就只愛嘴砲不會動手),其他時候會因為比較女性的行為被其他人嘲笑。最嚴重的一次是跟某個文教基金會去荷蘭旅遊,結果那些小朋友都用歧視的眼光看我,並且活動都會排擠我,算是我最悲傷的經驗,長大想到還是會傷心,但過去就過去了。整個國高中時期,大家都會互相嗆來嗆去,我不開心的時候就會想,我要考個好大學,脫離你們這些狹隘內心的人。不過其實也是有很多好友支持我的性向,所以整體來說中學時期雖然慘綠,但還過得去。

大學幸運考上了理想志願,我覺得自己好像到了天堂,可能因為我念的是同志特多的大學,所以整個到大學心胸開暢好多。還記得大一沒多久跟大家就熟起來了,身邊女性朋友總能跟我大聊許多有關同志的東西,一起出去玩耍。許多男性好友也會跟我開玩笑,問我很多他們憋了很久、想對同志問的私密問題。

大學真的是我活到現在最開心、最無拘無束的時光,老師也都不會過問有關性向的問題。放假時常常可以跟姐妹淘出去逛街喝下午茶。自己也參加過排球隊,跟一群很Man的人打排球,但他們不但不會因為我的性向歧視我,反而幫我物色對象,並且教我怎麼訓練體能。

大二下開始會參加其他同志社團辦的同志運動,認識許多同志好友,每年也會去同志遊行默默支持。我真的覺得在台灣其實同志算過得很開心,雖然政府還沒有開放同志婚姻合法化(亞洲都還沒有),但跟其他國家比,台灣算是很開放,常常在信義區街頭看到同志牽手,或接吻等,大家只是會多看一眼內心murmur,並不會真的去指責或動粗手。

在大學裡,同志情侶也是越來越多,雖然很多男同志是比較肉慾的(畢竟男人本身就是比較衝動,又沒有女人去把他拉住,兩個男人當然就比較容易擦槍走火),但身邊也是不少幸福長久的同志情侶,讓我對真愛還是很有信心。今年在同志最早開放的荷蘭念書,路上的同志就像一般情侶,可以結婚離婚養小孩,我想那是所有LGBT(註)的夢想目標吧。

現在像是蘋果、Google、臉書等世界頂尖企業都大力支持同志,連全美最大反同性戀團體主席都公開出櫃,開放面對真實的自己一定是未來的趨勢,歧視偏見的想法一定會被社會淘汰。台灣目前還是有些歧視,像是之前的愛滋教師新聞,大家就開始恐慌,覺得同志網路交友很可怕、同志等於愛滋之類的過時想法。我記得母親曾說:「做父母的都會擔心小孩的性向會不會有問題,但我知道成就與性向無關,肯定自己最重要,加油 」不管同志不同志,我們唯有從自己內心開始消除對別人的歧視,肯定自己,彩虹旗才會繼續驕傲的飄揚下去。

註:LGBT是女同性戀者(Lesbians)、男同性戀者(Gays)、雙性戀者(Bisexuals)與跨性別者(Transgender)的英文首字母縮略字。「LGBT」一詞十分重視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文化多樣性,除了狹義的指同性戀、雙性戀或跨性別族群,也可廣泛代表所有非異性戀者。(資料來源:維基百科)


熱門文章